央广网

安徽天长新探索 撬动农村集体经济发展新思路

2017-03-17 11:32: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3月17日消息(记者刘瑜颖 王利 通讯员俞登桃)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我国农村土地、山林、宅基地等固定资产是归农村集体所有。农村集体所拥有的的这部分资产数量大,而且随着经济发展和城镇化的加速,这部分资产的价值也逐渐显现出来。但是,长久以来,农村集体产权权属不清、权责不明的情况比较普遍,农民无法从集体资产中获益。2008年统计数字显示,当年我国农村居民人均财产性收入为148元,仅占农村居民总收入的3.1%。

  如何让这部分沉睡的资产活起来?今年年初,国务院出台《关于稳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意见》。根据工作部署,从2017年开始,农业部力争用3年左右时间基本完成对集体所有的各类资产进行全面清产核资。在此基础上,力争用5年左右时间基本完成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

  事实上,从2015年5月开始,国家就已经开始进行农村集体产权改革试点,在安徽天长、江苏苏州吴中区等全国29个县(市、区)开展试点,探索将资产以股份或份额形式量化到每个农民身上,让农民能够从集体资产中获益。将集体经营性资产折股量化到人、确权到户。

  如今试点已经将近2年,各地对此的探索有哪些经验?又有哪些教训需要汲取?从今天开始中国乡村之声推出四期系列报道《唤醒沉睡的农村集体资产》

  今天请听第一篇:安徽天长新探索——撬动农村集体经济发展新思路。

  回忆起今年一月份的分红场景,天长市汊涧镇长山村的村民王长林很是开心,全家3口人,按照股权分红每人50元,分红当天他家总共领到了150元。钱数不多,但是看得见摸得着,集体经济发展,农户真正得到收益:

  王长林:2016年我们长山村股东分红50块钱,从钱的数量上来说的确不多,但我个人认为这是有意义的,现在50,10年之后500,说不定更多。

  2015年7月,天长市151个村开始进行农村集体产权股份改革,实行股权证书统一发放、统一内容、统一登记,折股到人。以户为单位向持股成员颁发记名股权证书。光华村是151个村中,股民分红最早的村。在今年1月12日举行了2016年度分红大会。村党总支书记任宝贵说,全村3220名股民,每人持股364.3元。由于经营状况较好,每个股民分红100元。

  任宝贵:去年村里集体资产经营性收入43万,投入资金留下30%,剩下的人均分得80多块钱,太少了。如果投入资金留下20%,人均可以分100块钱。我们是第一家分红,和其他家比,我们分的不少。

  股改对长山村、光华村等151个村的村民来说都是个新鲜事物,对各级干部来说也是头一回,任宝贵坦言,在股权改革之初,他还是有些疑虑的。

  任宝贵:这是一个新鲜事物,我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刚开始的时候也有很多疑虑,把集体资产分给老百姓了,那以后我们村委会怎么办?

  过去,村里的集体经营性资产往往用做村两委的办公经费等基本支出,要把这笔钱分出去,基本办公如何进行?长山村村党支部书记杨成环告诉记者为了填补这笔经费,市级财政给予了相应的补贴。

  杨成环:给村里各方面办公的补贴,试行“579模式”,就是3千人以下的上面补5万元,3千以上的补7万,5千人往上的是补9万。现在通过股权改革集体经营化的这些钱,要让老百姓参与分红。

  除了天长市级为各村解决办公经费的后顾之忧,还有镇上的农业经济服务站负责各村股改的业务指导和财务监督,杨村镇农业经济服务站站长魏玉军回想,从2015年7月股改开始,清产核资、资产量化、成员确认,组建村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等18道流程一步步推进。

  魏玉军:两个比较难的是清产核资和成员身份确定,清产核资:村里到底有多少钱,有的账上已经不存在了,成立清产核查组;经营性资产折股量化,成员身份鉴定,尽量给大家登记。

  为了配合股改,各村都成立了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以光华村为例合作社成员包括:村主任等村两委干部,主要工作就是在清产核资后把资产盘活利用起来,壮大集体经济,让股民们拿到更多的红利。光华村主任即股份合作社理事长朱玉林:

  朱玉林:通过股改,老百姓把股权证书当做银行里的存折来看,谋划着把无形资产变成有型资产,把农机大院,老房子都利用起来。

  在光华村村书记任宝贵看来,对合作社以及村两委来说,如何盘活利用集体性资产是最大的考验。

  任宝贵:股改合作社成立后给我们村干部无形中加了很多压力。2016年分红了,如果2017年不分或者分的少了,村民对我们的村干部看法肯定不一样,经营了集体资产不能越分越少,要越分越多,肯定不能低于100元。

  能不能分钱,能分多少钱往往取决于合作社对于集体经营性资产的利用,据记者了解,在天长市进行股改的151个村(社区)中,集体经营性资产为正数的有127个,而在今年初实现分红的有12个,人均分红最多达100元。天长市市委书记金维加认为,天长的农村集体股份合作制改革可以比喻为一根撬动农村集体经济发展壮大的杠杆。为股民们分完第一次红利后,当务之急是发展村集体经济,既要村集体发力,也需要相关支持。

  金维加:改革的目的不仅仅是分钱,要发展壮大村集体经济,光靠村干部还是很薄弱,我们天长市还出台了发展村集体经济的3年行动计划,有一个系统安排,财政安排3千万放在投资公司,收入用于补贴村集体经济项目。

  村干部们的压力往往也是改变作风的动力,金维加说,老百姓通过股权改革,都来关心集体的事情。过去是村干部管,现在大家都来管,进一步拓展了基层的党风廉政建设,让基层干部更加规范的尽职尽责。

  金维加:有没有分红农民很关注,作为村干部如果不能让村集体资产保值增值,下一次换届,农民就有可能不选他,这让我们的村干部更加尽职尽责,倒逼基层干部转变作风,提升服务。

  集体经济运营不好,始终是我国三农发展的短板,现在把改革的方向对准短板,把集体经济的活力恢复起来,还能给农民带来财产性收入,是一项意义重大的举动。

编辑: 王肖军
关键词: 农村集体资产;分红;股份制改革;村委;安徽;天长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