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山东宁津:股份合作探索壮大农村经济

2017-03-18 08:04: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3月18日消息(记者李鑫 实习记者宋若隐 山东宁津台陈立平 马媛媛)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长久以来,农村集体产权权属不清、权责不明的情况比较普遍,农民无法从集体资产中获益。如何让这部分沉睡的资产活起来?今年年初,国务院出台《关于稳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意见》。根据工作部署,从2017年开始,农业部力争用3年左右时间基本完成对集体所有的各类资产进行全面清产核资。在此基础上,力争用5年左右时间基本完成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

  事实上,从2015年5月开始,国家就已经开始进行农村集体产权改革试点,在安徽天长、江苏苏州吴中区等全国29个县(市、区)开展试点,探索将资产以股份或份额形式量化到每个农民身上,让农民能够从集体资产中获益。将集体经营性资产折股量化到人、确权到户。

  如今试点已经将近2年,各地对此的探索有哪些经验?又有哪些教训需要汲取?中国乡村之声推出四期系列报道《唤醒沉睡的农村集体资产》。今天请听第二篇:山东宁津——股份合作探索壮大农村经济。

  2017年1月10日下午,陶庄村的文体小广场十分热闹,村会计在念名单,名单上有每一户农民的分红数目。在村务公开栏里,张贴着一张大红色的榜单,榜单上有具体的明细。村支书宋成彬说:

  村支书宋成彬:这是我们夏玉米的核算榜,种子化肥款是4万2千元,种子一袋省10元,化肥一袋省10元,农药全是批发价,我们计划着今年的分红达到平均每亩地500元。

  宋成彬说,榜单上不仅有分红数目,全村400多亩地2016年秋天收获的一季玉米的全部投入和产出,农药、化肥、电费、人工等各项支出明细,也是一目了然。

  村支书宋成彬:分完以后还能结余6000块钱,这钱在合作社,暂时整年算,还有二次分红,五五分红,合作社剩下的作为资金积累,发展再生产。

  自家的土地为啥能分红,分红的数字是怎么算出来的,村支书宋成彬所说的合作社又是什么,在农业的生产中发挥着什么样的作用?2015年时,家里的几亩地还是留守老人和妇女的心病,到现在变成了“活”的资产,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一切的一切,要从2016年的春天说起。经过会议讨论,保店镇党委政府决定在全镇开展土地规模化经营试点,并从陶庄村开始着手,村支书宋成彬记得很清楚,当时开了很多会。

  村支书宋成彬:开了几次座谈会,每次都有我,一说土地规模化种植,我们班子成员回来就开座谈会。

  经过研究,陶庄村土地规模化经营模式的具体操作为:采取村民土地入股的方式,村民家的耕地一亩地算作一股,全都交给即将成立的土地服务中心,用大型农业机械实行规模化种植,对“种、管、收、储”提供全程统一服务,收获的农产品按照当时的市场价,折算成现金以分红的方式分发给农户,村民是服务中心的“股东”,土地的收益就是他们分得的“红利”。村民宋玉泉说,土地入股分红,这个新鲜的事物,一开始村民心里是犯嘀咕的。

  村民宋玉泉:担心分红多少啊?能种好吗?整天担心这个,不如自己种着放心。

  村民们的担心主要有三点:第一,土地是自家的,交给别人种行不行?第二,收获之后有分红,分红该怎么计算?第三,如果别人种收获的情况还不如自己种收获的多,到时候怎么办?为了打消村民的顾虑,在村民座谈会上,村党支部成员仔细分析了成立土地服务中心的前景。村支书宋成彬:

  村支书宋成彬:现在面临的形势,现在越用肥料,根层浅了,地力的作用完全发挥不出来了,规模化以后可以深松,投入可以节约,还能增产,规模化种植有很多优势。

  村主任李占芝:把俺村的实际情况摆开,包给人家是350,入社以后分红总比那个捞的多,打工的也都愿意,自己不搭工,省劲了,在一起种还有优势,集中管理,购种,肥料都能省钱。

  既然前景这么好,那么收获了自己能分多少钱?这点是村民们最大的关心。村支书宋成彬说,土地确权让每家每户的地确定下来,陶庄村党支部参考往年全村的粮食产量,定出了数额,并写入协议中,这样做到两个确定,算是给村民吃了颗“定心丸”。

  村支书宋成彬:我们把产量先定出来,小麦定的一亩地950斤,玉米定的1100斤,按当时的市场价卖了给大伙分红,这是第一次分红,如果剩的再多,五五分红,村民一半,合作社一半,这是二次分红,协议是这么签的。

  2016年4月份,陶庄村益群土地股份经营服务中心正式成立,中心吸纳了全村90%以上、400多亩的土地股份,并同村民签定了入股协议。400多亩地不是个小数目,该怎么种,由谁种,通过动员全体村民投票,他们选出了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

  村支书宋成彬:两委班子成员四个人,又开全体村民大会,推举了四个人,那几个人就负责操作生产,从种到收,就这几个人管理,用工用的多了,再找其他村民。

  摒弃了原来一家一户粗放型的耕种方式,没有了各家各户分散地块的制约,大马力的农用机械有了用武之地,节本增效的实现让农民看到了分红的曙光。

  村民宋玉泉:大型的机械也来耕,种这个村民不担心,都是深翻,特别是种麦子,这个肯定增产。

  就这样,陶庄村在土地规模化经营后,出现了2017年年初分红的那一幕,对于分红的结果,村民十分满意。

  村民:入了合作社,不用投资,也不少收,棒子一亩地给500,不少分。

  村民:觉得这个数还可以,听着外村自己卖棒子的,剩不了500,在今年来说,这数不算低。

  陶庄村的土地有人种,而且种植的方式现代化,这一点吸引了种子公司的注意,良星种业公司提出来要和陶庄村合作,共同培育小麦良种。村支书宋成彬说,得知有这样的合作他十分兴奋,村集体和群众将会获得更多的收益。

  村支书宋成彬:麦种比正常的小麦一斤高一毛钱,从价格上来说,我们已经增收了。我们现在依托给良星保种小麦这事,必须扎扎实实给人家做好,通过玉米价格的下调,我们争取在下茬搞个立体种植,一个是种土豆、种葱头,把这个下茬再增加调调茬,增加收入。种植方面在下茬找点潜力挖。

  发展现代农业离不开农业的规模化,全程机械化。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解决了农村土地“分”的问题,陶庄村的做法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农村土地“统”的问题,从而进一步推进了农业的规模化经营。通过村党支部和党员干部的引领参与,成立土地股份经营服务中心,解决了群众一家一户自身解决不了的诸多难题,土地、劳动力、土壤、技术、资本、管理等皆得到了改观,唤醒了集体资产的产出和效益,解放了劳动力,发展了生产力,增加了收入。

编辑: 王肖军
关键词: 农村集体产权;土地规模化种植;分红;入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