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这五年|绿色种植让面粉飘香

2017-09-13 13:59:00来源:央广网

  导读:2012年9月26日,我国第一套全国性对农广播频率——中国乡村之声正式开播。五年来,成长历练,硕果累累;

  2012年11月8日,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五年来,中国发展城乡一体,农村面貌焕然一新。

  中国乡村之声这五年,见证了十八大以来中国农村日新月异的这五年。为了感受并记录中国农村这五年的深刻变化,今年夏天,中国乡村之声派出主持人团队,历时两个多月,深入河北、山东、宁夏、四川、黑龙江等九个省、区的农村,实地采访、体验当下农村各行业、各群体的生产、生活。

  央广网北京9月13日消息(记者关键 康乐 李沛 孟晓光)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中国乡村之声推出主播体验式系列报道《这五年》,喜迎党的十九大。第一篇:《绿色种植,让面粉飘香》。

  这五年,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理念,引领发展。

  习近平:中国要强,农业必须强;中国要美,农村必须美;中国要富,农民必须富。

  这五年,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五大建设,同步推进。

  习近平:今天的中国,已经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

  新理念,引领新发展;新样态,讴歌新生活。

康乐

  2017年夏天,中国乡村之声派出主播团队,奔赴大江南北、长城内外,采访不同职业农民。

  康乐:试一下喷烟叶水,我感觉一下。现在能闻到比较浓重的烟叶的味道。大概两分钟的时间能灌满一桶吧。一桶是20斤。

  陈立业:现在是30多斤。

  康乐:这是照顾我,怕我拿不动。我是主播康乐。正值初夏,我来到河北省清苑县冉庄镇北李各庄村,跟着源生态农作物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陈立业体验生活——给西瓜秧打烟叶水防病虫。

  康乐:怎么知道烟叶水能防虫?

  陈立业:这是老传统了。

  康乐:这烟叶水的好处是什么?

  陈立业:好处是没残留。

 

  烟草中含有烟碱,在水里泡上一夜,就成了具有杀虫功效的“烟叶水”,对蚜虫、红蜘蛛等有很强的触杀作用,还不会产生化学残留。

  说话间,老陈已经帮我背上了喷药罐。

  康乐:我现在双肩背着喷雾器,它是电动的,还蛮高级的。这个要喷多少,喷到什么程度?

  陈立业:打开,慢慢走就行。

  康乐:慢慢走,就这个速度往前走就可以。在走的过程当中,你很容易一不小心踩到土块,就很难保持平衡。现在是大概是走了半垄的距离,我已经觉得有点出汗了。

  用自制的烟叶水防治病虫,是当地的老传统。但这种办法费时、费力,慢慢的,村里人转向使用化学农药。

  陈立业过去也用农药,近些年,他坚持回归传统农业。放下沉甸甸的喷药罐,我提出了心里最大的疑问。

  康乐:为什么您非要跟别人不一样?

  陈立业:现在得病的太多了,癌症、脑血管病,三十几岁、四十几岁就已经不行了,我们小时候没有这些病。我认为是从化肥农药开始,所以说我不用农药、化肥。

  这时候,正在一旁忙活的老陈的老伴——王新英抱怨了起来。

  王新英:干这个太累太累了,一开始我太不支持了。刚开始种地就是打点药、种点麦子可省事了。一弄这个,地里的草得拔起来,不施肥、不打药,觉得这个活太多,太累。

  的确,同样是种地,别人如果打一遍农药,陈立业家就要打两三遍烟叶水;别人往土里撒一遍化肥,他家得挑来更多的马粪、牛粪,还要翻到地里。

  王阿姨说,老陈坚持种绿色生态小麦,不但身体受累,还赔了不少钱进去。

  王新英:一开始都是赔。你得雇人去马厂里面找马粪,雇人拔草,都得花钱。后来借了很多账,把我们亲戚朋友都借光了。

  康乐:是不是都躲你们了?

  王新英:都躲。一想到那会儿,太伤心。

  就这样,绿色种植,陈立业坚持了很多年;他生产出来的生态面粉,因为价格高,卖得也并不好。陈立业回忆说,最难的时候,他在北京卖面粉,兜里的钱连吃饭睡觉都不够,晚上只能睡天桥或车站。

  陈立业:睡车站不用花钱,报纸往上一铺就睡了。要饭的也是这么睡的。有时候想起来想哭,太累。

  陈立业给西瓜喷完烟叶水,来到麦田,查看浇水的情况。

  因为坚持生态种植,老陈家的麦田里,蟋蟀、蚂蚱在田垄间跳跃,几只麻雀落下又飞起,不时还能听到青蛙“呱呱”的叫声。

  沿着垄沟拐了好几个弯,来到水渠边。老陈弯腰、伸手,捧起一掬水就喝。

  康乐:这浇小麦的水可以直接喝?

  陈立业:可以。这还甜呢!

  蹲在水渠边,陈立业一边喝水,一边跟我说:不用化肥、不打农药,用直接能喝的地下水灌溉,这样种出来的小麦,一定是当下消费者需要的。

  康乐:从政策上,从环境上面,国家或者是消费者对于绿色安全食品的需求度、认可度,您觉得,这几年有什么大的变化?

  陈立业:有变化,从咱们卖东西我能看出来需求量一再上升,肯定是认可度越来越高,认可的人越来越多。通过咱们卖产品能看出来。

  康乐:现在能赚到钱了吗?

  陈立业:能持平,比种普通化肥农业、比那个稍好一点……

  从卖不掉面粉只能睡天桥,到如今收支基本持平,陈立业告诉我,事情的转机出现在5年前。

  2012年冬天,有位记者听说了老陈的事情,专程到村里采访。媒体报道,意味着社会关注。老陈一下儿就火了,每天买面粉的、咨询的电话,打得老陈手机发烫。很快,十几万斤小麦都销售出去了,价格是普通小麦的两倍。

  有了陈立业的示范,同村人这才发现生态农业的“好”,也都纷纷效仿。

  就在说话的时候,不远处,陈林坡、陈连雨两位老汉也在忙着浇麦收前的最后一遍水。

  陈林坡:产量是低一点,价格高了,多高出三分之一,比总收入还能高出来三分之一。得算这个帐。

  只要品质好,即使产量低,也能效益高,这正是近两年农业供给侧改革传递给农民的重要信号。现在,大家明白了这个理儿,当地有37户村民加入了陈立业的源生态农作物专业合作社。

  忙完上午的农活,陈立业带记者回到老宅准备吃午饭。厨房里,儿媳已经开火炒菜了。

  院子北边是一栋加工厂房。此刻,机器轰鸣,儿子陈子彧正在厂房里磨制面粉。大学毕业以后,他选择留在家里,和父亲一块搞绿色农业。

  小陈告说,这几年,生态面粉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原来的小石磨已经没法满足生产需要。2013年,他们在自家院子里盖起了这个小型加工厂,保证面粉供应量。

  陈子彧:花了三十多万,把这个厂子给建起来了。因为种出来这么好的小麦,如果用机器磨,转速太高了,没有面香味。还是用石磨,没有任何的添加剂,没有防腐剂,这样的面粉吃起来也是一个健康的面粉,香味也会浓。

  不一会儿,饭菜上桌了。老陈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边吃边聊。我想知道他们对将来的打算和愿望。

  陈立业:我希望我的孙女上农业大学,还要服务农民,当农民。为城市人服务,你怎么也得有这个阶层的人。

  王新英:客户也特别热情、特别好,好像跟他们有了很深刻的感情。要让人吃上健康的东西,我们累点也高兴。

  陈子彧:如果要是多来几个年轻的,有文才的,会写文案的,会宣传的,让他们知道这儿有人种良心产品、良心粮食,让更多的消费者去了解……

编辑: 孔明
关键词: 烟叶水;职业农民

这五年|绿色种植让面粉飘香

今年夏天,中国乡村之声派出主持人团队,历时两个多月,深入河北、山东、宁夏、四川、黑龙江等九个省、区的农村,实地采访、体验当下农村各行业、各群体的生产、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