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记者调查:普通话不普及 脱贫难过“语言关”

2018-07-12 13:48: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7月12日消息(记者刘发丁 邓君洋 刘璐 广西台范凡)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普通话普及是脱贫攻坚、推动贫困人群融入全国经济社会发展大局的一座基础桥梁。然而在广西一些贫困地区,普通话不普遍的现象,给脱贫攻坚工作增加了一道“语言关”。

  走近广西最西部的百色市隆林各族自治县播立村,村民的一切沟通需要都通过当地方言来完成。普通话不普及,对村里的扶贫信息员陈友光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陈友光:我当时去贫困户家里核查情况,去了五户,没有一户能听懂我在讲什么的,只能等待年轻人或者懂普通话的在旁边翻译,当时觉得这个工作不好做。

  在播立村,村民来自苗族、仫佬族等五个民族,“隔墙不同音、隔田不同语”是这里的真实写照。陈有光每次到村民家传达扶贫政策,都必须提前联系好“翻译”。

  陈友光:一个屯有一个社长或者会计,找他们帮忙,要不然我也没办法工作,人家听不懂,搞不好还以为我是在骗人家。

  不会说普通话,好政策难以上传下达,村民走出大山,也困难重重。来宾市忻城县上浪村下敢屯村民韦群喜还记得她刚走出忻城,到柳州帮别人带小孩时,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普通话口音的问题。

  韦群喜:我刚去的时候小孩才一岁多,刚学说话。雇主说我的口音不标准,叫我尽量改,怕小孩子的口音学的像我,那就不好了。

  上浪村村民黄克敏初中毕业后到广东的制衣厂工作,管理出货和退货,经常需要与外地客商交流。蹩脚的普通话,曾让他很头疼。

  黄克敏:当时自己的普通话很不好,很多时候我听不懂外地客商的普通话,外地客商也听不明白我的普通话,比如当时制衣厂做情侣装,“侣”字说的不标准,把“情侣装”说成“情敌装”,闹了很多笑话,不仅被同事们嘲笑还遭到客商差评。

  如今,韦群喜和黄克敏已经不再为不会说普通话而发愁,也靠着打工成功脱贫。但还有更多的人,因为不会普通话而不敢走出大山。这一点,让忻城县古蓬镇镇长黄昌很痛心。今年初,当地与广东省信宜市联合举行招聘会,为贫困户提供了不少岗位信息。但就是因为担心自己说不好普通话,部分贫困户放弃了外出务工的机会。

  黄昌:本来有一些村民已经有意向签约去信宜市工作,就因为普通话说不好,所以放弃了。我觉得很可惜,很难受,就因为语言不通,有些都没有走出过忻城范围,对外面的世界有心理障碍。

  不会说、说不好、不敢说……在广西的一些贫困地区,普通话的推广遇到了难题。2010年,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组织对河北、江苏、广西三省(区)普通话普及情况进行调查。结果发现,广西的普通话普及率虽然高于另外两地,但也暴露出一个问题。广西教育厅语工处处长、语委办主任黄凯:

  黄凯:专家们进行了数据的分析,结果发现广西是普及率高,但总体水平比较低,通俗一点说广西人的普通话,很多人都听不懂。在能说普通话的人群里,水平比较低的占比比较大。特别是农村一些贫困地区,这部分的人群比较多。

  普通话不“普遍”,极大地制约了贫困地区扶贫开发、创业指导、技术培训、推送致富信息等活动的开展。今年初,教育部、国家扶贫办、国家语委发布了《推普脱贫攻坚行动计划(2018-2020年)》,提出了“扶贫先扶智,扶智先通语”的工作要求。在广西扶贫办副巡视员杨国艺看来,推广普通话在脱贫攻坚工作中的急迫性不言而喻。

  杨国艺:如果普通话听得懂,获得的信息会更多,就业致富的机会也就多了。语言如果畅通,会增加我们的自信。

  为了摸清贫困地区推普脱贫的情况,近期广西语委、广西教育厅、扶贫办和广西人民广播电台联合组织工作组,到来宾市忻城县古蓬镇上浪村和百色市隆林各族自治县者浪乡播立村展开调研。在座谈会上,来宾市忻城县教育局局长助理罗元松直言不讳,提出了基层推普脱贫面临的难题。

  罗元松:推普是扶贫工作的助推器,也是一个新事物。群众平时生产工作忙,想长时间集中进行培训有一定难度。

  罗元松提出的问题如何解决?未来两年多广西的推普脱贫路在何方?自治区教育厅巡视员唐耀华表示,今年下半年,相关部门将探索“技能培训+普通话培训”的方式,力求达到“推普+扶贫”的双重效果。同时,广西将深入更多乡村开展推普脱贫活动,动员全社会力量消除阻滞基层群众脱贫致富的语言障碍,为提升脱贫攻坚的“造血”能力打好语言基础。

  唐耀华:充分发挥各单位、各部门的联动作用,深入开展推普脱贫工作;发挥扶贫工作队的骨干力量和先锋带头作用,让推普工作更加深入人心,利用好学校这个平台,积极开展“小手拉大手”活动,让孩子们把在学校里学到的标准普通话,带回家里,教亲人们说好普通话,“留住乡音,记住乡情;说好普通话,沟通你我他”。

编辑: 孔明

记者调查:普通话不普及 脱贫难过“语言关”

普通话普及是脱贫攻坚、推动贫困人群融入全国经济社会发展大局的一座基础桥梁。然而在广西一些贫困地区,普通话不普遍的现象,给脱贫攻坚工作增加了一道“语言关”。